暮看乌梁素海

漠  耕

2021年06月04日08:44  来源:人民网-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
 

从乌拉山镇北去20公里,便可抵达内蒙古自治区乌梁素海。初夏的风掠过,天空不断有鸟飞过,我心头生出成倍的欢悦之情。

远处青翠的苇丛蓬勃生长,如草帽一般浮于水面,像是静坐钓鱼的渔翁。赤麻鸭一路相伴,时隐时现,叽里咕噜的,不知叫些什么。偶有白鹭一飞冲天,在碧蓝的天空中留下倩影。静立于湖岸一角湿地,湖水就在脚面沁润,软软的湖泥中生着绿绿的苔藓和不知名的植被。湖水清澈透亮,倒映着云影与日影。暖风轻轻拥来,散发着暖湿的清香。立夏刚过,一切便和春天有了迥异的气息与色彩。

立于一处苇甸之上。浩渺的天际,浅灰色的云影掩住日头的光芒,天空立时变成了一幅水墨画。瞩望天水之间,陡然想起了《诗经·蒹葭》的句子: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是的,只有身处此情此景,才能深悟此句之美。似乎眼前烟波浩渺的乌梁素海,便是诗句的诞生地。

蛙鸣如鼓,自苇丛涌来。澄净的湖水里隐没着众多的鱼群。它们不时蹿出水面,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,卷一卷浪花,又隐没水中。伸手戏水,湖水柔软而清凉,润了我的手也润了我的心。此时若有一舟在侧,即使无桨,也要用双手划水,横卧清波之上而游弋云天之间。

鸟们叽叽咕咕地发出连续不断的乐音,在苇丛里待久了,便会闯出水面,来一圈水面圆舞。虽然甚远,不辨鸟名,但已足够让人惊喜。把手机镜头拉近,天水之间,滟滟波纹与夕阳金辉交映下,我竟然看到了久负盛名的疣鼻天鹅!它们有着优雅的长颈,结对出游,横卧波心。金色的余晖温热地漫浴全身,使其发出碧蓝的光彩。它们或仰颈长嘎,或俯身戏水,姿态优美,令人喜悦。

日头渐渐沉下来。红霞晕染了云层,也涂抹了湖水的脸颊。浅灰的云影与水面有了迷人的红光。红光与云水,构成了一幅浩远空茫的景象。此时若有大鸟飞过日影下的水面,那就是一幅更为绝妙的山水画。正想着,正南方一队鸿雁排成人字形款款地进入视野,此时,只能用“欣喜若狂”来形容我的心情了!

暮云渐渐压过来。水中鱼儿似乎感知到了时空的变化,蹿出水面的次数竟然多了起来,水面不时传来噗噜噗噜的声音。蛙鸣更加放肆,把整个湖面都变成了自己的演奏区。只有鸟们,窝在巢中,尽享这份安宁与闲逸。

日光收尽,我也要骑车返程。然而,乌梁素海似乎不舍我离去,一只牛背鹭在路边等我。看它那静立的身影,是在沉吟《蒹葭》的诗句吗?暮色里,还有一只白琵鹭隐隐约约地站于草丛中,为我送行。这时,突然蹿出的一队小蝗莺,让我心生欢喜。乌梁素海是多情的,充满着诗意的柔情。天是柔软的天,水是多情的水,云影、水色、鸟声、蛙鸣、鱼跃,暮色里织成多种生命的意象,让人沉醉其间。

灯火璀璨时分,我又融入了充满烟火气息的街巷。在喧闹的城市生活久了,更能体会自然的珍贵。此刻,我所珍爱的鸟儿们正在乌梁素海安详地静卧苇丛酣眠。愿它们的生活更加安逸,愿这片山水林田湖草的物态,更具鲜活的风采!

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( 2021年06月04日 第 12 版)

(责编:张雪冬、刘泽)